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美国运通进入中国意味着什么

2020年06月17日 06:58   来源:经济日报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陈果静

  美国运通成为了国内首家、也是目前唯一一家获得银行卡清算业务许可证的外卡组织,标志着我国银行卡产业及银行卡清算组织朝着市场化和国际化方向迈出了坚实的一步。这有利于提升我国银行卡清算市场整体竞争力,提升我国银行卡服务能力和水平,对国内金融机构和消费者来说,还意味着将有更多的选择。

  中国人民银行日前公布,审查通过了“连通(杭州)技术服务有限公司”提交的银行卡清算机构开业申请,并向其核发银行卡清算业务许可证。

  此次获得许可证的连通公司是美国运通(American Express)和连连数字科技有限公司在我国境内发起设立的合资公司。获得许可后,可在我国境内拓展成员机构、授权发行和受理“美国运通”品牌的银行卡。

  这标志着美国运通成为了国内首家,也是目前唯一一家获得银行卡清算业务许可证的外卡组织。

  业内专家认为,这是我国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又一具体反映。金融全方位、深层次对外开放正不断加码。未来,更多开放红利还将加速释放。

  对外开放步伐加快

  “这是我国银行卡清算市场开放进程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大事,标志着我国银行卡产业及银行卡清算组织朝着市场化和国际化方向迈出了坚实的一步。”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特聘研究员董希淼表示。

  在此次获得许可证后,美国运通的合资公司——连通公司将在6个月内,正式开办银行卡清算业务。据介绍,连通公司负责筹建的银行卡清算网络,将处理美国运通品牌卡在中国大陆地区的线上线下支付交易,也将和国内主流的移动钱包运营商合作。

  目前,连通公司首批合作的银行包括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建设银行、交通银行和招商、中信、光大、浦发、民生、华夏、平安、兴业、广发银行,以及杭州银行和宁波银行;首批合作的移动钱包运营商包括云闪付、腾讯金融科技和支付宝;首批合作的第三方收单机构包括拉卡拉支付、通联支付、富友支付、银盛支付、快钱支付、国通星驿。

  “无论对美国运通,还是对中国支付行业的持续增长和发展来说,这都是历史性的时刻。”美国运通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施恺睿表示。

  今年我国银行卡清算市场对外开放的步伐明显加快。除美国运通外,另一外卡组织——万事达成立合资公司的筹备申请也已经通过。

  2月11日,中国人民银行公告称,审查通过了“万事网联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提交的银行卡清算机构筹备申请。万事网联公司是万事达卡公司在我国境内发起设立的合资公司,作为市场主体申请筹备银行卡清算机构、运营万事达卡品牌。按照相关规定,万事网联将在一年筹备期内完成筹备工作后,依法定程序向中国人民银行申请开业。

  内外资机构“一碗水端平”

  2015年4月国务院发布《关于实施银行卡清算机构准入管理的决定》,我国银行卡清算市场迎来全面对外开放新阶段。

  《决定》明确,为维持银行卡清算市场稳健发展,我国采取设立行政许可的方式对银行卡清算机构实施准入管理,并制定市场准入制度。2016年6月,《决定》的配套文件——《银行卡清算机构管理办法》发布;2017年6月,央行发布《银行卡清算机构准入服务指南》,对相关工作程序和要求进行进一步细化。

  这意味着在我国境内从事银行卡清算业务,应依法取得银行卡清算业务许可证,成为银行卡清算机构。更意味着对于内外资“一碗水端平”,无论是外资还是内资机构,只要符合条件,均可在申请并获得许可证后,在我国境内开展银行卡清算业务。

  2018年之后,美国运通与万事达相继在中国设立合资公司。2019年6月18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公告称,中国银联获得了《关于实施银行卡清算机构准入管理的决定》印发后的首张银行卡清算业务许可证。

  “银行卡清算市场将迎来百花齐放的局面。”董希淼表示,可以预计的是,我国银行卡清算市场开放将以境外银行卡清算机构在境内设立合资企业、外商独资企业等多种形式展开,也不排除境内中资机构申请设立银行卡清算机构的可能性。

  开放红利加速释放

  “我国银行卡清算市场的开放标志着我国金融业对外开放进入了金融基础设施开放的新阶段。”董希淼表示。

  通过对内资、外资企业提供同等国民待遇、放开外资机构准入,多主体同台竞争的双向开放市场环境正在形成,将对我国银行卡清算市场主体带来新的机遇和挑战。董希淼认为,首先,开放银行卡清算市场有利于为银行卡产业各方提供多元化和差异化的服务,提升我国银行卡清算市场整体竞争力,提升我国银行卡服务能力和水平;其次,中国银联作为唯一银行卡清算机构的地位将被打破,这有助于优化产业格局、提升市场效率;最后,对我国金融机构和消费者来说,开放还意味着将有更多的选择。

  “金融全方位、深层次对外开放不断加码,中国金融市场对外开放又迈出坚实一步。未来,更多开放红利还将加速释放。”中商智库首席研究员李建军表示,金融开放能够进一步促进市场竞争,增强市场活力,提高金融服务的质量和效率。多元化的竞争环境也必将倒逼国内金融机构完善公司治理,提高经营效率和金融服务质量,从而改变我国金融业“大而不强”的状况。

  在开放环境下,金融市场、金融业面临的风险更复杂。因此,李建军认为,推动高水平金融开放,不但要“走得快”,还要“走得稳”。应坚持成熟一项推广一项的原则,梳理好开放的顺序,把握开放的尺度,在加强金融监管、完善宏观审慎管理、提高金融市场透明度的前提下稳步推进。

  “一定要处理好金融开放与风险防范之间的关系。”李建军强调,在开放过程中,要全面提升全球化视野和国际风险应对能力,密切关注全球经济发展的最新趋势,充分考虑并预见国际经济形势变化的复杂性。建立全流程风险防控体系,争取实现早识别、早预警、早发现、早处置。此外,政府和金融监管机构应不断加强与金融机构等市场主体的沟通,尽快完善国内法律法规,形成一套可执行、可解释的规则体系,完善金融基础设施建设,优化风险应对机制,以更加透明、更符合国际惯例的方式平等对待中外资金融机构,为金融开放保驾护航。(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陈果静)

(责任编辑:冯虎)

美国运通进入中国意味着什么

2020-06-17 06:58 来源:经济日报
查看余下全文
新版彩神8